6亿中国人的刚需 竟要被他们加价赚走2倍以上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4

  不夸张的说,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恐怕身边一多半的朋友都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配戴眼镜。在近视人口超过6亿的中国,不管是85后,还是 00后,近视都是我们绕不开的话题。

  巨大的近视人口催生了眼镜行业的繁荣,这也导致看似成本不高,却是刚需产品的眼镜却被商人炒得一本万利。成本很低的眼镜,分分钟就能售价上千、上万,而这其中的玄机普通消费者不仅看不到,甚至还很乐意为这种“暴利”买单。

 

  互联网的普及磨平了诸多领域的信息不平衡,可即便到了今天,眼镜行业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现象仍然无法解决。在眼镜行业有这么一个梗:

  “20块钱的镜框 200块卖给你是讲人情,300块卖你是讲交情,就算是 400块卖给你,也不能说黑心,因为这就是市场的行情。”虽然是一个夸张的段子,但也可见眼镜行业的利润之高。

  为什么眼镜行业仍然如此“暴利”呢?快时尚眼镜品牌 LOHO的创始人兼 CEO黄心仲对 3W互联网深度精选说道:“第一是因为垄断,巨头垄断之后就能肆意定价;第二是产品供应链过长,每个供应环节都加价,自然推高了价格。”

  深入眼镜行业,我们就会发现陆逊梯卡、霞飞诺、开云等公司牢牢控制了整个行业链条,它们动辄拥有行业 80%左右的商标权以及销售额,几乎没给新生眼镜品牌留有生存空间。

  在 3W君的走访调查中,面对巨头的垄断,诸如 LOHO、音米、马夫眼镜等品牌都在与巨头的对峙中设计了更多精美且价格较低的产品。这些新生代眼镜厂商希望以更具设计感、更具价格优势的产品以及更好的服务来赢得消费者的亲睐。

  仅以 LOHO为例,为了让眼镜更加时尚,LOHO平均每周上架 30款新品,眼镜产品有涵盖各种场景的光学镜、太阳镜、防蓝光眼镜、功能眼镜、儿童眼镜、运动镜、美瞳等共计 8个系列,每一款产品都融合了时尚元素,并且直接把新品研发的周期缩短到最短 20天。

 

  同时,在兼顾时尚之余,LOHO大幅降低了眼镜的价格,就像当年横空出世的小米一样,在产品性能不输甚至优于行业巨头的前提下,LOHO直接把眼镜价格拉低了一半以上。

  不过,就算把时尚潮流和性价比做到极致,巨头的垄断仍然会为LOHO等眼镜厂商带来影响,大众依旧很难将“暴利”这个标签从眼镜上面剔除。那巨头垄断和过长的供应链到底是怎么把眼镜价格抬高的呢?这样“一本万利”的生意到底有没有可能被后来者颠覆呢?

  眼镜行业有多垄断?

  行业垄断到底会造成哪些影响呢?简单的讲,虽然我们周边的眼镜店很多,可市面上的眼镜片生产厂商却只有几家。因此这些镜片厂商就具备了极强的定价权,巨头把镜片定到多少钱,眼镜店就只能按照比进价更高的价格销售。

  在眼镜几乎成了生活必需品的情况下,消费者不可能因为眼镜定价高就不佩戴眼镜。虽然国家发改委曾多次指出,眼镜属于市场调节价商品,经营者依法享有自主定价权,但经营者的价格行为应该严格遵守反垄断法、反价格垄断规定等法律规章。

  可由于中国的反垄断法一直不够完善,即便 2014年依视路、尼康、蔡司、豪雅等主要框架镜片生产企业和博士伦、强生、卫康等主要隐形眼镜片生产企业都受到过处罚,可由于罚款仅为企业销售额的 1%,根本不痛不痒。

  今年热映的《我不是药神》直接把药企巨头垄断市场、操控价格的事情摆到了明面。再想想几年前的宽带为什么又贵又慢?为什么打电话、用流量要分本地和全国?还不是因为我们的通信绕不开三大运营商。

  好在随着 QQ、微信以及诸多互联网应用的出现,三大运营商在通信上的垄断被逐渐打破了。而随着互联网的逐步发达,很多行业都出现了勇于挑战巨头的新生者。

  因此,眼镜行业亟需一个变革者,能够打破老牌厂商的垄断,真正剔除行业泡沫,让“暴利”的眼镜真正具备亲民的价格。

  无疑,LOHO等眼镜品牌的出现,确实为眼镜市场带来了新的声音。可对抗巨头并不简单,那么这些新生品牌究竟要怎么办?

 

  中间商怎样抬高了价格?

  瓜子二手车为什么能火?因为它铺天盖地的广告让很多人记住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不过它们要收手续费)这个概念。那中间商抬价能抬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不妨举个例子来看一下。

  今年 8月,北京的陈先生在网上爆料:

  “自家房子要出租,在天通苑,120平三居,心理预期是 7500很不错了,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自如报价 8500给 11个月,蛋壳给加价到 9000……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 10800每月……”

  两家中间商,就让业主预期 7500每月的房子,被炒到了 10800每月,价格被抬高了 30%~50%。那中介拿到这套房子又要以多高的价钱出租给消费者呢?巨头垄断租赁市场,中介从中肆意抬价,直接催生了商品价格的暴涨。

  此时我们再看眼镜行业,从镜片、镜架的生产到供销商的分销、眼镜店销售,再到消费者购买,之间要经过四五个甚至十几个中间商。哪怕是每层中间商只抬高一点价格,这都会让出厂价与消费者的实际购买价格产生天大的差距。

  能否有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可以打破原有的供应链体系,让眼镜生产商直接触达消费者,让消费者以原价购买到同样的产品呢?从这个角度来思索,LOHO是否有更好的办法呢?

  以小搏大,未为不可?

  十几年前,几乎所有行业,都很难出现能够迎击垄断巨头、可以缩短供应链的厂商。可十年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市场变得更为透明,这无疑为新生代品牌提供了成长的沃土。

  苹果、三星引领手机潮流的时候,国内尚有中华酷联四大手机品牌,然而就在巨头的环伺之下,小米手机却横空出世。小米是怎么崛起的呢?利用互联网直销,小米就像苹果一样,官网定价多少钱就卖多少钱。用户在互联网上下单即可直接购买。

  彼时购买其他品牌的手机,我们还要去苏宁、国美和手机大卖场。一层层分销导致同一款手机在不同的门店有不同的价格,对消费者而言,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同理,我们再看今年崛起的黑马瑞幸咖啡,短短几个月,这家新生咖啡就逼迫星巴克推出咖啡外送服务,让老牌巨头被迫跟随瑞幸打造的咖啡新潮流。

  要知道,星巴克一直以不做外送业务为原则,可瑞幸却依靠不输星巴克的口味、比星巴克更便宜的价格、快捷便利的外送服务,硬是以小搏大,从巨头星巴克的口中抢下了一块市场。

  虽然巨头自有优势,可这绝不意味着小公司、新公司不能通过创新的手段来变革这个市场。那么在眼镜行业,包括 LOHO在内的诸多眼镜厂商,要怎么与眼镜巨头展开搏击呢?

  新生代眼镜厂商如何崛起?

  在看到巨头垄断、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弊病后, LOHO这家成立于 2012年的眼镜厂商,打从成立之初就专注于“互联网+时尚”,希望通过优质的产品和供应链改造,为自己带来竞争优势。

  为了颠覆暴利,打破垄断,LOHO首创 M2C模式,打通镜片、镜架生产厂商与消费者的联系,在保证产品品质足以媲美大牌厂商的情况下, LOHO选择与知名厂商制造自己的镜架及镜片,并以自营的方式直接为门店供货,将高品质的产品通过自有渠道直接送达消费者。

  这才是真正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LOHO希望以这种自营的方式,率先终结传统眼镜行业的暴利,让消费者享受到高性价比的产品。

  同样,在眼镜行业不止 LOHO这一家企业有所变革,包括音米、 Coterie、马夫眼镜等国内新生品牌,都依靠创新的经营策略在眼镜行业占据了一席之地。

  这些品牌几乎都看到了国内眼镜市场普遍存在的销售渠道过长(3~5级)、暴利等问题。所以它们都希望以一个独立眼镜品牌运营,打破传统的品牌代理分销进而缩短销售渠道,带来价格优势。

  凭借独有的策略,LOHO在短短 6年时间内拥有了全国 400多家直营品牌店,并在 2018年 9月拿到了大钲资本投资的近 1亿美元的 C轮融资。音米、Coterie、马夫眼镜等眼镜品牌也相继拿到融资,使得国内的眼镜市场上出现了更多的新生者。

  我们不要一本万利的产品!

  既然主打性价比,那省出的钱就一定要用在刀刃上。如果一款眼镜不能让消费者更加时尚,即便再便宜,也不会有人为其买单。

  在时尚当道的今天,90后、95后已然淡化了眼镜的工具属性,愿意把眼镜作为一种装饰品美化起来。因此,当 LOHO等眼镜品牌推出亲民价的产品时,我们再也不会因为几千、上万的眼镜价格,就三年、五年的不换一副眼镜。

  回想过去,当小米手机品质越来越好的时候,诸如中兴、联想、金立、酷派等手机巨头开始举步维艰。当瑞幸的小蓝杯逐渐被消费者热捧,星巴克虽然不情愿可还是推出了自己的外送业务。

  那么,在选择眼镜的时候,我们是要一味的追求价格虚高的大品牌,还是要选择一款更时尚、性价格比更高的新产品呢?为了时尚美观我们需要经常购买新衣服,那在眼镜的价格下降且更具设计感之后,作为我们外表装饰的一部分,我们就不能为自己配几副合适的眼镜吗?

  任何一个新产品的出现,都会遇到大众的漠视与市场的质疑,可无一例外的是,商业市场留下的永远都是性价比最高的产品。小米、瑞幸的成功并非偶然,它们的成功源于它们的产品更符合当下消费者的真实需求。

  在我们这个近视人口超过 6亿的国度,眼镜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个市场不该总被巨头垄断。LOHO、音米等眼镜品牌虽然前路漫长,但从性价比的角度考量,它们已然掌握了获胜的不二法门。(作者:张铭阳 来源:3W互联网深度精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